在手表上动刀子 品读金雕艺术的胆大心细

金雕,源自于传统雕刻,而雕刻,则源自于人类文明形成之初。在远古时期,雕刻是作为记录的一种方式,保存着当时的人类智慧与文明。在文艺复兴时期,雕刻成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而发扬光大。在艺术殿堂中,从未有像雕刻这样,可以将一件事物现的如此立体、完整和富有层次感,即便绘画因透视法的出现而试图立体与抽象。

随着雕刻的分门别类,出现了很多样式,手工微雕是其中最复杂的雕刻法之一,而机械钟表的雕刻,则恰恰在很大程度上,运用到了手工微雕。微雕和金雕没有严格的从属关系,而是两种分类方法,这两种分类的交集,才是今天我们要说的腕表中的金雕工艺。

   金雕在钟表之中的运用非常丰富,不仅可以在钟表的表面进行雕刻,还可以在钟表的机芯上做雕刻。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看到的都是钟表表面的雕刻,这种雕刻也有一些区分,比如直接在钟表的外观部件(包括表盘)上雕刻,也有先在金属板上雕刻,刻好之后再使用镶贴工艺将金雕成品嵌入腕表之中。

举个例子,百达翡丽175周年时推出的新一代“表王”5175,它的外壳纹路就是由百达翡丽金雕工匠手工直接雕刻。而近年来十分热闹的生肖表,其中的一些金雕作品,就是先雕刻好,再镶贴到表盘上。这两种没有所谓的好坏之分,只是按照不同的设计来制作,为了达到不同的艺术效果。

   在如今极为丰富的钟表雕刻体系中,我们常常能见到很多十分有趣而深邃的词汇,比如贝雕、浮雕、雕花、镂雕等,每一种都独有韵味,展现的美不可替代。但有所区别的是,借助于现代的电子设备,雕刻有相当一部分工序已经可以通过机械设备完成,激光雕刻就是其中一种,主要用于雕刻数字和文字等标示性的信息。而腕表的艺术性,则依然需要手工精雕方能体现,这也正是艺术腕表最重要的价值。

传统上,在腕表上做金雕的步骤并不复杂,首先是绘制草图,确定要雕刻的图案,然后在部件上刻画图案轮廓,之后用雕刻刀、锉刀等工具制作,最后用其他工具进行润饰。那为什么好的金雕作品如此之少,又如此之难?原因就在于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松掌握这项手工艺,这不是聪不聪明的问题,而是一种精神,持之以恒的耐心和千锤百炼的工艺积累。

   相比起在腕表的外部结构上进行金雕,在腕表的核心要素——机芯上动刀子显然要更加谨慎。无论这款表的艺术性有多么重要和强烈,它首先是一枚可以精确显示时间的腕表,之后才是艺术文化的载体,否则又何必要在腕表上精心雕刻。尽管金雕工艺在今天看来已经如此成熟,但面对着已经成型的机芯夹板,雕刻则会变成一件艰难的事情。这和琢玉十分相似,首先要观察和考量材料本身的特质,充分遵循材料本身的结构,方可进行构思和雕琢。

在高级制表领域,宝珀是艺术制表的佼佼者,宝珀五项超凡工艺(金雕、珐琅、大马士革镶金、宝石镶嵌、赤铜)极大程度上开拓了机械制表在艺术空间上的视界。为此,宝珀创立了自己的艺术工坊,这里的艺术大师并不专攻机械制表,而是融汇世界上纯正和富有魅力手工艺,创制宝珀艺术传奇。在Le Brassus制表农庄,宝珀的金雕团队给品牌带来无限活力,2011年荣获“法兰西手工技艺最高奖”的玛丽女士,通过精湛的雕刻技艺,将极为细微的自然风光和宏大的自然场景浓缩如宝珀腕表之中。

2011年,宝珀于巴塞尔推出Villeret金雕纹饰私人定制腕表,从表面看,它和品牌旗下其他一些Villeret腕表没有什么不同,十分简洁的两针设计和儒雅的盘面,让人完全看不透它的奥妙所在。然而,当你翻过腕表,经由宝珀金雕团队制作的金雕纹饰Calibre 15B机芯,会带给你惊喜。通过细致的雕琢,宝珀充分还原了瑞士、法国、日本、中国大陆以及中国香港这5个国家和地区的城市风貌。

   相比于其他形式的雕刻,这款机芯所使用的雕刻显然要复杂一些,首先是各个城市风貌完全不同,那么在构图时便需要结合机芯夹板原本的结构,进行修改和敲定。这只是开始,进入金雕环节,便要借助于金雕工艺师不同的雕刻工具,雕、凿、修饰细节图案,同时要把握夹板的尺寸问题,仅能在极小的厚度上呈现尽可能的立体效果。

除了这一整套的金雕纹饰腕表,宝珀的金雕杰作还有很多,曾获GPHG“最佳工艺表”大奖的象头神腕表更显宝珀金雕工艺之精彩。


   从创立之初,雅克德罗的艺术性便形影相随。与皇室的结缘,不仅为雅克德罗带来丰厚的财富,同时也为雅克德罗在艺术文化的殿堂创造奇迹,而奠定基础。18世纪和19世纪,钟表制作与世界艺术的融合,成为皇室定制钟表杰作的基本要求,纵观各大博物馆,当时的皇室钟表,从来不是单纯的机械玩物,它们必须有精美甚至极尽奢华的装饰和艺术加工。雅克德罗的诸多杰作多有陈列。

如今,雅克德罗的艺术修养在金雕这项工艺上再次为世人所欣赏,在小小的表盘上,雅克德罗艺术工坊的金雕师总是能够将自然的事物传神的表达。雅克德罗金雕雀鸟时分小针盘四季系列腕表正是雅克德罗金雕技艺的杰出成果,在雅克德罗品牌初期的时计作品中,来自雅克德罗家乡汝拉地区的山雀,因其鸣音空灵,而被雅克德罗本人通过精巧的工艺,展现在它的作品之中。此后,雀鸟便成为雅克德罗艺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雅克德罗不朽杰作“时光之鸟”的主题,亦来自于雀鸟。